新闻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教育频道 >> 新闻动态 >> 正文
记录人生与世界的旅之绘本 ,从此合上了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4日 10:10:01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记录人生与世界的旅之绘本 ,从此合上了

日本“国宝级艺术家”安野光雅曾请苏州的篆刻家刻了一枚“云中一雁”的印章。这四个字总能让他的眼前浮现出一位遗世独立的旅者形象。

作为全球最伟大的插画师之一,安野光雅认为绘画也像是一个人的旅行,有人认可,有人并不看好,画家却不能因此停下脚步,就算得不到认同也不抱怨。他说:“云中的孤雁偶尔长啸一声,傲然展现自己的身姿,却终究不过是徒劳——我这样理解并向往着这四字背后的意境。”

如今,这位“云中一雁”却一去不返。据日本时事通讯社1月16日报道,安野光雅因肝硬化于2020年12月24日去世,享年94岁。

哪怕只能在车站前卖画 我也要当个画画的

安野光雅1926年出生于岛根县津和野町,自幼就喜欢读书、画画,5岁的时候,还曾把颜料一口口吃到肚子里去。每当忆起此事,安野光雅总是说:“当时没中毒算幸运,不过我注定一辈子中了水彩的毒,非当画家不可了。”

虽然安野光雅少时的生活充满波折,像无根的浮萍顺水漂流,“但只要能画画,做一棵水草也没什么不好”。安野光雅爱拿着蜡笔在木板墙上画圈,蜡笔图案在炎热阳光下融化混合,变化生成新的图案,这一刻的兴奋,让他一直难以忘怀。

因为家里开旅馆,安野光雅的读物就是旅客留下的杂志和自己从各处借来的书。母亲给他买了一本刊有漫画连载的杂志《少年俱乐部》,他读遍了里面的每个字(从目录到最后的抽奖中奖名单),对插画也记忆犹新,甚至觉得,不论内容如何,光是逐行逐句地认字就其乐无穷。

小学五年级时,安野光雅给《少年俱乐部》的编辑部写信说:“我想成为一个画家,是不是按照讲义上说的去做就可以了呢?”让安野光雅惊喜的是,他收到了漫画家林田正的回信勉励:“遥隔两地,我不能教给你绘画技巧,不过你可以从西洋美术史、东洋美术史、艺术解剖学学起。”就是这封信的鼓励,安野光雅购买了一套《水彩画入门》。后来在其著作《绘画是一个人的旅行》中,安野光雅写道:“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想要成为一位画家。战争期间颜料不易取得,我就用油漆或使用食用油色素等,想尽办法画图,可以说是没有一天不画画的。哪怕只能在车站前卖画,我也要当个画画的。绘画是一个人的旅行。”

从山口师范学校研究科毕业后,安野光雅在九州的煤矿做过矿山爆破员,在军队当过船舶兵,也曾由于生活所迫背着一箩筐镰刀走进一户户陌生的农家换过大米……为了能够成为老师,他还学会了弹钢琴。

22岁时,安野光雅如愿做了老师,给孩子们上音乐课、美术课和自然课。安野光雅当了13年的小学教师。无论是在乡间小学,还是后来到东京任教,安野光雅一直是个创意十足的老师。在没有课本的时期,他自编教材,从音乐、美术、语文到自然,全部一手包办。

安野光雅22岁才有机会第一次去城里的美术馆参观,“至今还记得那时墙上挂着谁的画、挂在什么位置,连一些并不为人熟知的画家全名也记得清清楚楚”。参观完后,他在当时很罕见的画材专卖店买了一管天蓝色颜料,之后身上剩下的钱只够买张回程火车票的。

后来,安野光雅到东京做美术老师,与日本绘本之父松居直相识。在松居直的鼓励下,1968年,安野光雅出版了第一本绘本《奇妙国》。在书中,安野光雅通过对二维、三维空间的交错安排以及视角转换,将科学、美学、哲学融合,打破合理与荒谬、平面与立体的边界,用有趣而充满想象力的故事,让小读者们形象地了解“相对”这一抽象的哲学概念。《奇妙国》受到不少科学家和数学家的盛赞,称其“呈现一种富有创意的视觉空间,超越了埃舍尔的绘画世界”。

《奇妙国》让安野光雅一举成名,之后他又出版了《ABC之书》《五十音》《安野光雅画集》《壶中的故事》《奇妙的种子》《进入数学世界的图画书》《跳蚤市场》《天动说》《旅之绘本》《我眼中的美丽世界》等等。在日本,他曾获得过艺术类奖文部大臣新人奖、产经儿童文化奖首奖;在国际上,他获得过布拉迪斯插画双年展金苹果奖、英国凯特格林威奖、美国号角书奖、纽约科学院奖、布鲁克林美术馆奖、意大利波隆那国际儿童书展设计大奖等。

1984年,安野光雅获得国际童书界最高荣誉的“安徒生奖”,评委会给予他的评价是:安野光雅在促进东西方的艺术交流与互相了解方面,扮演了日益重要的角色,他的创作极富传奇性,却能吸引各国欣赏者普遍的共鸣和喜爱,是一个具有惊人才华的知性艺术家。

创造让人独立思考的“安野风格”

安野光雅除了绘画外,还广泛涉猎文学、人文、数学、建筑等学科。他用精准的观察力、缜密的逻辑思考和无限的想象力,将艺术与科学融为充满幽默的视觉游戏,构筑出兼具知性与诗意、充满童趣的“安野风格”。

安野光雅曾说:“一个孩子可能不知道毕加索是谁,但如果我画一个圆,在上面画一根把儿,不需要颜色,只用线条就足够,即使是两岁的小孩也能看出它是一个苹果。这就是孩子逆向思维的第一步。”

《ABC之书》以26个英文字母为主题,字母绘制成类似木纹的效果,每一张图周围的装饰图里都隐藏着以同一英文字母开头的动植物。安野光雅在这本无字绘本中,将字母、语言、图画、数学、历史、动植物学统统打碎。

《壶中的故事》则是由安野光雅和儿子安野雅一郎共同完成的,这个故事是以壶中有一个小岛,岛中有两个国家,两个国家各有三座山……一直往下类推的方式来表现数目不断增加的过程,让小朋友在阅读中建立数学阶乘法的概念。

安野光雅读书时就对几何学、制图课和测量实践很感兴趣。他的《走进奇妙的数学世界》便是一套将孩子带入魔法数学世界的绘本。安野光雅从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事物入手,幽默地呈现数学原理和概念的由来,通过有趣的游戏、手工和故事,引导孩子自己动手、思考和发现。他说:“孩子将来必然会与数学这门学科相遇,我希望孩子们是被它的协调之美所感动,自发地去靠近它、学习它,而不是为了考试,或是为了当测量师。数学应该是不断思考的学问,若孩子自己找出答案,即使答案是错的,他也学会了‘梳理前因后果’,尝到‘发现的喜悦’。伴随着感动所学来的道理,孩子是永远忘不了的。”

《旅之绘本》则是安野光雅用了35年时间画出的美丽的世界画卷,这套书共八本,包括中欧、意大利、英国、美国、西班牙、丹麦、中国和日本。安野光雅用细密的线条勾勒出一个个细节,用淡雅的水彩晕染出一片柔和温润的氛围。他将风土人情、文学艺术等人文知识巧妙地融入风景之中,不着一字,却有深厚的文化蕴涵耐人寻味。这套绘本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散落在纸间各处的小细节:世界名画、文学作品、杰出建筑、历史名人、经典电影,前后连贯的趣味情节,每一页都有好多内容值得细细去看去发现。

曾有读者问安野光雅:“《旅之绘本》一个字都没有,怎么给孩子读?”他是这样回答的:“当人站在山上看一个很美的景象,景象里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城堡、树木、花草、鸟儿、蝴蝶……可是这些景象并不会一一加上文字,大树的旁边不会标示‘大树’,城堡的旁边也不会写着‘这是城堡’,可看的人依然会觉得高兴和赏心悦目,而且孩子自然而然就会跟着说出这些东西的名字。”

安野光雅认为,要配合文字说明才能欣赏绘画和音乐,是太过依赖语言的坏习惯。如果助长这种恶习,就会像猜谜一样,硬要用语言整理出“这幅画想表达什么”“这件作品有什么意义”。到头来,在这些人的心目中,绘画恐怕会变成非用文字解释不可的东西。与“通过文字去认识、学习”相比,“自己去发现、思考”更重要。

安野光雅曾经在《思考的孩子》中提到,独立思考是一生最珍贵的技艺,当我们只认为“好懂”和“有用”很重要,逐渐不再“独立思考”,那是十分危险的。在安野光雅的笔下,他从不主张要教会孩子什么,他只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和孩子一起思考,或许这种充满童趣的孩子气,正是其作品的魅力所在。

在自我的世界里保持着童心 熬过风霜、世俗与岁月

日本著名作家司马辽太郎曾盛赞安野光雅是一位“对俗事毫不在乎的画家”,“能在自我的世界里保持着童心,熬过风霜、世俗与岁月,并且还能滋润自己心田深处的童真”。

安野光雅在《思考的孩子》中讲述说,小时候他曾和弟弟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千万不要说出去喔。我们家有间地下室,里面有好多金银财宝、衣服和玩具。入口就在米柜里,只要把米拨开,挖呀挖到最深处,就会看到地下室了。”当时弟弟的表情超级认真。“而我说着说着,连自己都觉得真有那么一回事。后来,我问弟弟还记不记得这件往事,他说,那是他心灵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小时候的安野光雅常常把镜子摆在地板或榻榻米上往里面看——在那个世界里,一切都被倒置了,“镜子里出现了地下室,天花板变成了地板,灯泡直立在地板上。虽然知道那只是映像,但只要我愿意,地下室就能随时出现在眼前”。安野光雅说,他迷恋在数学和哲学的领域中构筑一个世界的感觉, “那是一个立足于现实的虚拟世界,可以想象,如果虚构成真,事情会如何发展”。

这些天马行空的奇怪想法成就了安野光雅的一生。他在《绘画是一个人的旅行》中写道:“妄想和空想是不同的——这么说,显得自己像个什么大人物;我只是觉得,妄想是毫无根据的,立足点脱离了现实,而且常常和现实混为一谈。而空想则是拟想一个立足于现实的虚拟世界,并且可以进一步考虑,如果虚构成真,事情会如何发展。如此说来,听上去毫不科学的空想正是培养科学的土壤。我小时候,在脑海里想象‘世界是圆的’这个概念——整个世界就像一个里外翻过来的橡皮球,里面住着各个洲的人。当然,这只是一个小男孩异想天开,但这样的想象,也是一种观察世界的角度,是我所有作品的源泉。”

安野光雅曾称自己为“空想犯”,有趣的是,他也因空想惹过麻烦。安野光雅有一年想象自己是一名犯人,他还特意请自己的母亲刻了监狱长和看守的印章,在贺卡上写道:“过去一年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新的一年,我要重新做人,勤奋工作,还请各位多多包涵”,落款是自己杜撰的“小金井监狱”。他本以为大家都会把这张贺卡当作无伤大雅的笑话,结果许多人都当真了,发来慰问的信件,劝他在监狱里好好改造重新做人,还有一些人批评他的做法,引来很多非议。这件事虽然让安野光雅思考了许久,但他也坦承自己的“空想癖却从未痊愈过”。

2001年3月20日是安野光雅的75岁生日,这一天,安野光雅美术馆在他的故乡津和野开馆。这座美术馆的墙上写着——“童心、幻想这些都是免费的,既不会增加行李的重量,也不容易坏掉。离开这座美术馆时,请顺道带回去吧,说不定会是很好的纪念品。”

安野光雅说自己想做的并非两三下就翻完的绘本,而是能一读再读,无论读几次都能获得乐趣的绘本:“如果直接叫孩子去看书,说不定会害孩子讨厌书本……我认为看书是一种心灵体操,尽管不看书也活得下去,但是同样活十年,看书的人却好像活了二十年、三十年。如果我们不‘主动看书’,就不懂看书的‘乐趣’。”

安野光雅认为应该给孩子们安排什么都不做的“空想时间”。在他看来,现在的考试多是在考察学生的记诵能力,“而我认为,记性好只能应付那些‘能查到’的东西,跟创造力无关”。

你喜欢画画,这才是最棒的基础

安野光雅曾经给爱画画的孩子们写过一封信,信中写道:“有人问我怎么才能画出一幅好画,我有时会这么回答: 艺术创作就好比烹饪。一家著名饭店的大厨站出来,介绍他的私房菜谱、秘诀和烹饪技巧,说真的,如果你遵照他的指导一步一步操作,你可以做出一道跟他做的一模一样的菜,也会美味可口。绘画也一样,你遵照一位专业画家的指导,模仿他的技法,你可能也可以画出一幅跟他画的一模一样的画。不过,这样一幅画没有任何艺术价值。和烹饪一样,要想创作出一幅好画,真的没有简单的菜谱或方法。”

安野光雅认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有着不同的艺术品位,正如他们有不同的饮食偏好。风格,无所谓更好的、更先进的或更原始的。“不过,就个人艺术风格的形成而言,我相信,你从小浸润其中的文化起着巨大的作用。如果你深入考察伴你长大的文化,你会发现那里有你的根,你的灵感源泉,让你有力量创作出优秀画作。你能看到你周遭世界的美丽,并且能敏感地生出共鸣,这份能力会转化为艺术创作的能力,而其他人自然会欣赏到你作品的美。只要你能保有这份视觉上的敏感,你会发现,画出好画需要的那些实用技术非常容易获得。它们就在你心里。”

在《安野光雅绘画人生》中,他说:“你喜欢画画,这才是最棒的基础。”“看画并不能填饱肚子,但是一个人站在美术馆的画前认真欣赏的时光,难道不能让心灵感到充盈吗?”

而对安野光雅来说,绘画则是一个人的旅行,“有人认可,有人并不看好,画家却不能因此停下脚步。”“所谓绘画,就是在想象力的世界里闯荡。”(文/记者 张嘉 供图/安野)(张嘉 供图 安野)

责任编辑:小云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