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教育频道 >> 读书 >> 正文
《人民教育》访欧阳中石先生:至人无法 随心去来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6日 16:11:00  来源: 人民教育

原标题:《人民教育》访欧阳中石先生:至人无法 随心去来 | 大家

11月5日,首都师范大学官网发布讣告,欧阳中石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11月5日凌晨在京逝世,享年93岁。欧阳中石是我国著名学者、教育家、书法家,当代书法学科建设重要开拓者。2011年,《人民教育》记者曾采访欧阳中石先生,听他畅谈书法教育人生。今天,我们再次推出这篇访谈,表达对欧阳中石先生的沉痛悼念。

欧阳中石

上午10点,我如约来到首都师范大学,就像印象里所有的大学一样,校园总是宁静的。但走进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来到欧阳中石先生的办公室门前,我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致:一位看起来风尘仆仆的访客,提着一袋长短不一的卷轴恭敬地等在门前;外间,穿着中式裙套装的女学生正向一位临了欧阳先生字的男生请教一个钩画的运笔;三个男生站在靠窗的位置,正在讨论着欧阳先生早晨课上指导过的毕业论文开题......里间的门开了,有人示意我进去,我看到欧阳先生正与人拿着一幅字合影,然后又亲自送客人出了里间,郑重地道别;当然,我更一眼就看到放在房间里醒目位置的唯一一张欧阳先生的照片:2007年全国模范教师的获奖照片——我知道,在诸多身份与荣誉中,“教书匠”才是先生至爱的光荣。

至爱:永远做个“教书匠”

已经83岁高龄的欧阳中石先生从20岁开始站上讲台,至今仍坚守在教学第一线。现在,他每个月到学院给博士生上一次课,从早上9点开始,常常一忙就是一整个上午。当教师,欧阳中石先生曾获得过“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教育特别贡献奖”、“全国模范教师”、“北京市人民教师”等诸多荣誉,可先生却总是说“我做得不好”,然后话锋一转,言之凿凿:“但是我会永远做这个工作。”

从1985年“成人书法大专班”招生,到2005年一个拥有完整书法教育体系的“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成立,欧阳中石用了整整20年的时间,让中国书法高等教育从无到有。说起创办这样一个学科,先生轻描淡写地归为“时代的需要”。“我们那个时候,北京有好多人从事书法活动,但是学历很差,就很困难。这个时候,时代就要求这样一个教学环境。”说起书法班开始招生的情景,先生掩饰不住地自豪,“我们又是面向全北京的、全国的,所以干脆就办了一个书法文化班。越来人越多,越来越得到大家欢迎,就把它一步一步推起来了。”

“当然很艰苦。”最开始的时候,连固定的教室都没有。八九十人的书法班“到处借地方”,“就在戏棚里头上课,借人家小学的地方上课,借工会的地方上课”,书法班过了好一段流浪的日子。“后来教务处认可了,以后中文系又认可了,最后单独地起来了”——说起来总是简单,但一做20年其实辛苦自知。

先生对书法人才有怎样的要求和期望呢?“我有四句话: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彩,切时如需。这是我们的院训。”欧阳先生诠释着他的教育理念,“我们强调这叫书法文化研究院,而不应该叫书法艺术研究院。我们不是光搞艺术的,我们的艺术是有所谓的。”

“应该说时机给了我个条件。”说起最初当教师,却是机缘巧合,“我原来在济南读中学,中学毕业了,要考大学了,火车不通啊。上上海也不通,上北京也不通,我只好在那儿教小学。”在中国教育体制内,欧阳中石从小学生到中学生,再从本科生到博士后教了个遍,先生说这是他“最自豪的事”。先生教书不仅年级跨度最大,估计教的科目范围也最广了。“我一开始教的是数学,因为我档案里面记载学过高等数学。教了一段时间因为赶上语文改革了,要从诗经教起了,我又念过,就改教语文。”“我是运动员,跳高运动员,三级跳的运动员,我也是篮球运动员,所以也带过体育课。”谈到这里,先生又笑着说:“你想想,我怎么能考虑到教化学去?”

原来,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学校解散了,把我们留在了一个中学里头”。欧阳先生到那所中学报到时,人家早已经开课了。当时正巧学校有个校办工厂,“搞硫酸铜的提纯”,一见有新老师来,人家安排了:“你就讲讲这个硫酸铜提纯的原理吧。”“我哪儿懂得?!”欧阳中石虽然心里犯嘀咕,但“我就赶紧再现学”。可能连先生自己都没想到,学逻辑出身的他竟真的教起了化学。

教的科目都不是“专业”的,欧阳中石授课自有独到之处。有一次,他讲《醉翁亭记》,先是让学生朗诵课文;而先生自己呢,就根据文章的意境,在黑板上挥笔做画。一节课下来,学生既对课文有了深入的理解,对绘画艺术也有了感官的认识。

“好多人知道我是书法家、喜欢京剧,其实,我是业余的。我其实是一个‘教书匠’。”说起教师,欧阳先生的一字一句充满感情,“我这一生,从上学就和老师打交道,认为老师最神圣。等我毕了业,也就自然而然做了教书匠。”“我敬佩这个工作,我也热爱这个工作。我虽然教得不好,但是我觉得这个职业很好。我现在也仍然在做着这个工作,我会永远做这个工作。”

小学、中学和高等教育三者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这个问题,先生最有发言权。“小学应当是基础。基础越好、越厚实,将来的发展就越来越方便。基础打不好,上中学、上大学都得补课,那不就浪费时间了嘛。”先生说,“基础阶段非常要求教师的素质,一个人立身为本从这个时候就要培养起来。”“中学又是进一步为大学服务。”先生这样形容,“这是像‘九层之台’啊,是一步一步地‘起于叠土’,这是老子的话。所以做学问也要从底下一点点积土为山啊。”先生边写下老子的话边解释:“到中学,等于在小学基础上向高、向深处发展了,这个时候才是广阔的天地,但还都到不了顶尖呢,一定还要再上大学、再上研究生,达到最高。每一步有每一步的基础,步步为营啊!”

2011年两会,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欧阳中石先生提出要让“中小学学生书写汉字”,这跟他重视基础教育的思想不可分割。“这个写,我们为什么不从小时候开始呢?让他从小时候就把认字和写字并成一体。认字,是我对它的认识;我再把它表现出来,是我写——把两个事情并成一块,这样我们进展的速度就加强了。所以我主张从小时候就很方便地来使用汉字。”先生尤其强调中小学生的书写,“本来这是要在很早、很快就会完成的事,何必放在大学、专科?”先生边说边哈哈笑了起来,然后很恳切地说:“我总希望能把最高深的学问、最大的学问及早地掌握。这是我的想法。”

至法:“用逻辑思想来做事情”

“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发,乃为至法。”欧阳中石先生治学博涉多优:书法艺术领域,他是名家大师;教育界,他是书法学科“最重要的开拓者”;虽身在梨园外,但他是公认“最得京剧奚派神韵的嫡传第一人”。样样通、样样精,先生常说:“这是一个逻辑问题。”

我原以为学书法多靠苦练,问先生,答案却出乎意料:“我不主张苦练。我主张学,很愉快地学。学就是获得,而不是重复。”怎样的学习才能愉快呢?“‘学而时习之’的‘习’,不是学了要经常地练习,而是学了要及时地精通。要学了后经常地练习,你就高兴吗?越练越苦,也没有什么目的,瞎练干什么?!”先生解释说,“学了很快地就精通它了——不亦说乎——这是很高兴的事啊!”

说起欧阳先生学写字,很多人都知道这样一段故事:那时,小欧阳中石已经学写过好多字了,母亲带着他去见庙里的武岩法师。法师看了欧阳中石的字,竟然说:“你还不会写字。”怎么学?武岩法师的方法也奇怪:“你平常在家不准写字,到我这来写。”而且是“一个星期来一次,半个小时你就可以走”。不让落笔,整个一星期,欧阳中石就只能在脑子里一遍遍地“临摹”。说也怪了,等到摊开纸再一写,那字竟不像自己平常写的,确实就有了样子。

“所以从他那里学到一个学习方法,不是要用时间去磨。”如今回想起来,欧阳中石才更理解武岩法师的苦心,“大家常讲‘这人很有功夫’,可功夫就是时间,时间就是生命,何必用命去写字啊?”先生爽朗地笑着说:“用的时间少,掌握得好,这是我们的想法。”

从戏剧、文学、诗词到书法、体育、教育,欧阳中石感兴趣的东西特别多,而且每样事情从喜爱到精通所花的时间都极少,“我都是很快地深入到里面去”。

这其中的路径、方法究竟是什么呢?

“我常说这是一个逻辑问题。逻辑是使我们增加能力的。我们现在常讲素质教育,大家回答回答这个问题,素质是什么?”先生认为是:“两点,‘知’和‘能’。我对外界‘知道’,而且我能‘做出’,这是我们的素质啊。所以在古代教育学生要发挥他的‘良知’、‘良能’,这是素质的两个方面。”

欧阳中石第一次听说“逻辑”这两个字,却是十分的戏剧性。那时他上初二,正是爱打篮球的年纪。“利用自习时间出去赛球,这很有意思。”先生讲起这段往事来,声音高低起伏,脸上的表情也回到了十几岁的孩子那般顽皮,“结果呢,一上自习,老师来了,抱着一摞卷子,每个人发下来。”3大张卷子拿在手里,密密麻麻印着100道题,“唉呀,坏了,打不成球了。”欧阳中石边遗憾边埋头苦干,其实“答这个题很简单,就是赞成不赞成,你赞成画个正号,你不赞成画个负号,可是这些句子很难懂。”

就在这时,有个同学交了卷子“早出去了”,隔着窗子给欧阳中石使眼色,催他出来赛球。好不容易等到欧阳中石交了卷出来,那同学却嘲笑他:“你们真笨,我不到一分钟答对了一半。”同学们一听赶紧问:“你怎么答的?”“我连看都不看,我都画成负的,这一下就对了50分。我再仔细看看,这个确实是应当赞成,加了一竖。我加了10竖不就是60分了?”大家都感叹:“你小子怎么这么聪明啊!我们可是一个个抠着画的。”“不懂了吧,这叫逻辑!”先生学着那个同学的样子,用手半掩着嘴,说到“逻辑”两个字时,还故意神秘地拉长了音调。那时,欧阳先生虽然“不知道这逻辑是什么玩意儿”,但却觉得“这玩意儿可了不起,学了聪明啊”,于是立下壮志“我上大学,非学逻辑不可”!

先生说:“我对汉字的问题也是个逻辑认知,是个逻辑思想问题。”在中学教书的时候,欧阳中石就曾提出过一个《语文教学改革方案》,通过“字法”、“词法”等“六法”来教授语文课程。“我们中国人很聪明地制定了很多部首,部首就是我们认识事物的一个纲。”“比方摆开一个‘木’字,凡是带木字边的字都与树有关系,杨树柳树啊,树枝树梢啊,用树做成的家具桌子椅子啊;比方分析的‘析’,这个‘斤’就是把斧子,斧子和木头在一起就是劈开,这就分析啦。”对于中国汉字之美,欧阳先生充满感叹:“这非常有意思啊。一个名词可以组各种名词,可以出现动词,也可以出现形容词。要抓住一个部首,就可以推出好多内容来。”用先生的话说,“这一笤帚就扫了一片了!”

2009年开始,欧阳先生开了一个课题,研究《汉字的认知与表现》,“我要把它做成一个大项目:最初解决哪一些、最后解决哪一些,我想搞成一个系列。中小学开始写字,这是我这个大计划的一部分。”先生说,“我们的汉字是我们民族智慧的结晶;汉文——把字与字连接起来——是串珠,一串一串的明珠;我们的书写是给它们加上了一层光环。”

至人:“我热爱生活”

欧阳中石有四句话概括自己:“少无大志,见异思迁;不务正业,无家可归。”说起来这话“可能不一定文雅”,但先生的解释让我见到真谛:“我见到什么就喜欢什么,我热爱生活。”

从没想过成为书法家,更没想过成就一个书法教育的事业。

“我小学堂念到三年级,抗日战争一来我就到农村去。到农村我就只好念私塾,私塾先生就给我们讲这个象形字,我就觉得我们的字这么多讲究啊,我们为什么不好好地掌握它啊?”

说起小时候学字、学戏,先生回忆:“我的母亲就是让我读书、学习,一定要学习!我在屋里头念私塾,我母亲在窗外听着,回来就考我今天学了什么,我必须得如实地说出来。”那时候,欧阳中石的家境也算不上富裕,但他喜欢戏剧,“任何一个人想接触,哪儿都能接触啊。我大戏馆子看不了,我可以到小戏馆子看、到很便宜的地方看”,甚至“我可以蹭戏看啊”!

我感叹先生在诸多领域的成就,先生却说:“哪里,不能那么说,我都有过‘尝试’。”究竟怎样才能实现“全才”教育、“大家”教育,先生笑笑:“我这么看,对于这许多科目,都是需要人来学习的。人们很可能有机会碰到一个学一个,没有机会碰到第二个,他也用不着学嘛,有机会碰到了可以再学。根据时代不同的需要去发展自己。”

欧阳先生这样说,也是这样做。“我到农村之后看见种地,我也喜欢啊。农活儿我都试验试验。站在那个坝上,赶着牲口走,一下子不小心摔下来,我都摔过啊,我觉得很有意思。”大学毕业,没有很多地方需要教逻辑的,“学的逻辑,出来不能教逻辑,教数学、教化学,这对我都是一种补课的过程啊”。

开创书法专业,先生已经身体力行“切时如需”;当传统的书法文化面对当今的电子时代,先生也有着与时俱进的见解:“用电脑很好啊,给予了一个文字表现的方面。我们不应当认为是给我们增加了困难,我们欢呼,我们希望它能更好地表现我们的汉字。”传统文化与电子时代是否有矛盾呢?“我认为我们这个思路有问题,为什么一切都要单打一呢?我们传统也要扩大的,也要走新路啊。更新的、更有用的我们通通不拒绝,我们都要学会,我们人类就是这样不断地丰富自己、一步步高升的。都是为我们人类创造方便的,我们能抛弃吗?”

先生更进一步解释:“尤其是我们写字和电脑。写字是起什作用?是帮助认知的,是带有根本性的。起根是怎么来的这个文字形象,我们不能忘记它,我们要发挥它的积极作用。一个汉字的认知伴随着我们的书写是一块儿的呀,这是一致的。所以我们提高了写的能力,也会促进电脑的发展。”

先生是名人大家,但住的是小房子,没有私家车,吃穿用度也极朴素。是淡泊名利?先生说:“这些好像根本不在我的思想之中。”“我想的,就是我怎么把这门学问学好就是了。至于别的问题,我没考虑,生活自然而然就觉得很充实啊。把这门学问学好,这个思想应当说负担很重啊,来不及想别的问题。”先生说完爽朗地笑开了,那笑声真的是印在了我的脑子里。

采访结束了,来拜访欧阳中石先生的人仍络绎不绝。每一个访客,先生都迎到门前、送到门口,他郑重地跟我说谢谢,然后道别。这让我一下子想起先生曾写过的一幅字,“有德高行止,随心自去来”。(邢星)

责任编辑:王胤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