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教育频道/ 高校
陪跑“问题学生”,常做心灵体操
2017-08-11 14:48:58   来源:解放日报
分享至:

8月下旬,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吴玮老师被派往美国怀俄明大学研修。每年,上海师大学生工作部门都选拔3名优秀辅导员,赴海外对口院校接受深层次培养。美国高校的学生心理服务部门是吴玮此行的学习重点。

外人可能想不到,这位本硕专攻心理学并从事心理专项学生工作的“青椒”辅导员,在三四年前也曾遭遇抑郁症难以自拔。但最终,成功走出阴霾的她,更好地回到学生辅导员岗位,在校园中化解心理危机,成为2016年度上海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先进个人。

反抗抑郁,战胜自我

见到如今总是带着甜美笑容的吴玮,很难想象她阴郁时期的模样,她笑言“反正当时就是与正常人明显不一样”。可爱女儿诞生后,她曾失眠一个多月,陷入了“产后抑郁”之中。

最严重时,她对复原一点没信心,又什么“劝”都听不进去。从上海回常州老家,她曾经走进厨房自我封闭,“是妈妈用拳头砸碎玻璃门才救了我”。在学校师生包括自己的导师、家人的关爱下,吴玮接受药物治疗、住院修养,情况才有所好转。

然而,当吴玮回校,她依旧有点信心不足,“好像做不了什么,是不是要转岗”?领导、同事还有学生都激励她、看好她,吴玮也对自己说,“我有专业,我有体验,我愿意,我热爱。”

终于,她找回了从前那种自信的美好感觉。

与你共情,为你陪跑

吴玮一直是“90后”“95后”学生的知心大姐姐,而自己的这份特殊经历反而使她在心理辅导工作上多了一份成熟。

作为全国高校心理咨询师范中心培育单位,上海师大是市属高校唯一代表,每年新生入学均设有心理普测环节,通过标准化提问和反馈,吴玮这些心理专项辅导员特别留意筛查“重点关照对象”。在测试后的个别访谈中,吴玮不断察言观色,她曾发现话音低落、应答消极的A 生,与自己没有什么眼神接触,感叹着“晚睡早醒,什么事也不想做,痛苦的一天又开始了”,她判断这孩子“抑郁了”。果然,其在高考后发生过自残,有划手腕的不理智行为。吴玮陪他去咨询中心,通过“医教结合”方式,请坐诊的心理医生提供医嘱,并与父母充分沟通。

科学的心理辅导,完全可以恢复健康心态——吴玮从A生所在院系的辅导员得知,他下一学年便开始参加集体活动,甚至成为了组织者。还身体力行,帮助另一名有相似经历的同窗走向阳光。

对于另一些特别不合群的内向学生,吴玮就把他们带到自己身边。在同一个空间内,运用共情和倾听的咨询技巧,建立同伴信任感。B 学生就常来吴玮办公室,吴玮告诉他“你愿意来的时候就来哦”。从聊上课、运动,到聊起吴玮自己的高考经历,两人情绪连接、越发互信。吴玮还带着他散步,陪着他跑步,常做心灵体操。最终,他主动回到同学们中间,并许下了当一名语文教师的期望。

“一万万一”,拧安全阀

吴玮2004年从本科开始接触心理学,她发现这是一门研究“人”的学科,可以全面认识每一个人。于是,在研究生阶段,她把方向定为发展心理学与教育心理学,“我对做‘人’的工作非常感兴趣”。她还参加心理咨询师培训并考取了证书。

目前,吴玮作为上海师大人文学院心理辅导员,带教5个班学生,同时协同管理约70名本科生心理委员开展工作,还对20多名研究生心理委员的培训工作负责。这些心理委员的工作范畴辐射全院2200多名本科生和1200多名研究生。同时,她还管理“馨语心苑”心理活动工作室,5年来累计为600余人次进行心理健康普及,为75人提供心理咨询“一对一”服务。

从吴玮所在的基层开始,院网到校网,心理健康常识已可覆盖到全体在校生。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心理老师也要妥善处置突发性极端性危机。某学生在大四临近毕业时,毕业和就业压力集中出现,一个傍晚登上宿舍顶层,学院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心理辅导员、带班辅导员连同学工、保卫、校医院以及咨询中心等部门,进行现场危机干预,终于劝服学生、化险为夷。吴玮说:“心理工作是校园的安全阀,我们是学生背后的‘守门人’,而他们背后也都是一个个家庭。”

责任编辑: 高艺萌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