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教育频道/ 教育时评
大学贫困生去哪就业了?
2017-08-09 16:57:07   来源:陕西日报
分享至:

他们生于农村的普通家庭,借钱缴学费,兼职为生活。寒窗苦读,如今走出校园,他们不再是同学中的贫困生,不再需要为学费和生活费愁眉不展。他们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有一份能够为之努力打拼的事业。不同的是,因为家境,他们身上多了几分坚毅,支撑着他们走出贫困,改变命运。

——三个贫困生成才就业的故事

红凤工程为范庆媛颁发奖杯。

大学生村官高祥。

周章腊2014年带队参加县运动会开幕式。

范庆媛:通过工作被人认可,通过努力给家庭带来希望

她入职上市公司,试用期第二个月破例加薪,半年内薪水增加30%,前同事向其他企业推荐她时只说了一句话:“范庆媛无所不能,只要安排给她的任务,她都能圆满完成,并且出人意料。”

现在的范庆媛,在无锡一家企业做人力行政经理兼总经理助理,同时还兼任三家创业公司的人力资源顾问。没有人会想到,15年前的范庆媛,还是一个凑不齐学费,为了生活费做家教、促销牛奶、卖杂志、推销汽车保险,还略带自卑的贫困生。

2002年,生于渭南市澄城县的范庆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江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因为家境困难,她成功申请到了红凤工程的资助。红凤工程是由陕西省妇联发起,资助贫困女大学生的社会公益项目。当时,红凤工程资助的是年家庭人均收入不足1200元的全日制陕西籍女大学生。范庆媛的学费是每年4600元,家庭收入远远不足以支付她的学费,如果没有这笔资助款,上大学对她的家庭无疑是沉重负担。

那一年,范庆媛拿到的资助金额为2500元。家里还有正在读中学的弟弟和因车祸脑部受重伤的父亲,全部生活压力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大旱年景,母亲再也没有多余的钱供她学习和生活。打工养活自己,成为范庆媛唯一的出路。

“最多的时候,一周有6个晚上都在带家教。带一个三年级以下的孩子,每周去两到三次,带一个四年级的孩子,每周辅导两次,再带一个六年级的学生,周末去一次就行。”范庆媛的周末更是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一大早去推销牛奶,9点到下午5点半去推销汽车保险,晚上再去做家教。”

捉襟见肘的生活和充实的安排,令她无暇抱怨出身的贫困,而父母的歉疚曾让她一度不敢拨通家里的电话。范庆媛说:“从大三开始,我的生活就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了,还能经常给弟弟汇钱。每次和家里通话,其实只想听听他们的声音,想要被关爱和安慰。但是家人总是在说完‘钱还在凑’之后,就急匆匆挂断电话。”她不想让家人觉得内疚,更害怕面对这些内疚,尽可能过得好是她唯一的奋斗目标,让父母有颜面成为她学习的最大动力。

毕业后,范庆媛曾一人兼任三地人力资源主管。刚到武汉第一天,她就因高温中暑晕倒在库房,坚持完成工作之后立刻赶往上海,同时还筹备着无锡的工作。正是这一年全年无休的工作,让她认识到,自己有能力通过工作被人认可,也能通过努力给家庭带来希望。她开始勇敢地走进高端培训的课堂,参加行业协会,学习投资方面的知识,尽可能融入人力资源行业。刚开始,她只听不说,渐渐地她能够与他人分享自己的观点。回想过去,范庆媛说:“自卑是一种幼稚的想法。只要自己足够强大,任何因素都不能否定未来成功的可能。”

范庆媛希望自己给别人留下的所有印象都来自她本人,而不是身后的出身背景。现在,她做到了。她还要求她的团队做到自立、自强、自助、助人。她说:“先在专业上做到自立和自强,业绩好了就要去助人,只有把精神和能力传递给别人,才不违背职业道德。”

高祥:能把“勤”坚持一辈子,也算不普通

7月中旬的一个夜晚,高祥正陪着快要生产的妻子在公园漫步,耳边传来了任阿姨熟悉的声音。

“祥子,快给你妹妹参谋参谋,这两个单位到底该选哪一个?”

这位妹妹,不是家里的亲戚,而是高祥2010年做家教时带过的学生。这位阿姨,是学生家长。7年过去了,妹妹已经大学毕业,顺利找到工作,高祥也不再是“高老师”。不变的是,他们之间仍保持着多年前的熟悉和亲近。

大学学习化学专业的高祥,从大一第二学期开始,就兼职做家教老师。最多的时候,一个人同时做8个孩子的家教老师,每个孩子一次上两小时课,每个小时20元。如果有空,还会多给学生免费上一个小时课。因为人勤快,课时费低,找他补课的学生也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 高艺萌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